852 3956 2025 (联络时间 : 9:30-19:00)
周六、周日请联系Whatsapp 67308554

玻璃体及视网膜

预约 852 3956 2025
(聯絡時間: 08:00-22:00)

Loader

玻璃体与飞蚊症

玻璃体位于眼球中央,佔据著眼内腔的极大部分,为透明的眼球内组织,其成分99%为水,其馀为胶原组织和透明质酸,是一个主要的屈光中间质,具有维持眼球形状及屈光的功能。玻璃体疾病是玻璃体受周围组织病变的影响而发生的变性、出血、渗出等病理变化,表现为玻璃体混浊、液化、纤维膜的形成和收缩。

健康的玻璃体是完全透明的,对光线散射极少,可使经瞳孔进入眼内的光线顺利地投射到视网膜上。玻璃体会因各种情况而出现浮游物。当光线穿过玻璃体时,便会把这些浮游物投影在视网膜上,产生了我们所看见的「飞蚊」(图1)。

但很多患者认为玻璃体混浊发病时眼睛出现的黑影飘动就是飞蚊症。其实不然,玻璃体混浊和飞蚊症在症状、病因等方面都有著很大的差别。

玻璃体混浊与飞蚊症有什么区别?

飞蚊症:

「飞蚊症」是个病徵,而不是疾病。它的成因众多,并有良性和恶性之分。良性飞蚊一般来说对眼睛无害,故不用担心;恶性飞蚊则可大可小,应及早就医。

良性飞蚊

大部分的飞蚊都是良性的,良性飞蚊又称为生理性飞蚊,基本上对眼睛无害,包括以下两类:

(1) 胎儿在出生以前,眼球内的玻璃体充满血管,血管内有血细胞。这些血管通常在胎儿出生前会被自然吸收。如果未能完全吸收,有些玻璃体的「血管残留」留在玻璃体内,便会出现飞蚊(图2)。

(2) 随著年龄的增长,啫喱状的玻璃体会逐渐发生变性,出现凝缩和液化 (Liquefaction)。部份玻璃体中的纤维在液化过程中聚合成絮状、丝状、丝状、无色透明的浮游物,悬浮在液化了的玻璃体中,形成飞蚊(图3)。年长人士和近视患者一般较常出现这些情况,而近视患者出现这些问题的年龄会较早。

恶性飞蚊

恶性飞蚊可以是一些严重眼疾的警告信号,包括后玻璃体脱落、视网膜退化及撕裂、糖尿眼或老年黄斑退化导致玻璃体出血、葡萄膜炎等。具体是何种原因引起,需要儘快找眼科医生作详细检查,以便及早治疗。

玻璃体混浊:

起病大多隐秘,可能是葡萄膜炎、糖尿病引起的视网膜出血引起的 ,患者视功能有些下降,看书时局部有些重影,患者感到眼前有些黑影或丝绢样较粘稠液体在飘动。多见于老年人,由于年龄增长身体各部位机能逐渐减退,原来均质胶体状的玻璃体逐渐出现不均匀的液化变性和机化现象,这些被液化变性和机化的部分,随著眼球的运动在玻璃体内飘动、翻滚。

玻璃体的正常代谢活动依赖于周围组织,如睫状体、脉络膜和视网膜的正常生理功能,故玻璃体受周围组织病变的影响时,常引起继发性反应。炎症渗出物、出血后的血细胞及其分解产物、色素颗粒、球内异物、外伤、眼内肿瘤、玻璃体内寄生虫病、玻璃体视网膜退行病变、高度近视、老化、变性退化等因素皆可导致玻璃体混浊或液化。

玻璃体混浊会不会导致失明?
1
轻度玻璃体混浊一般不会导致失明:

眼前有黑影飘动,就如蚊蝇飞舞,此病起病突然,病情发展较快。随著玻璃体混浊的部位和程度的不同而影响视功能的程度也不一样。轻度混浊不影响视功能,及时进行针对性治疗,平时注意保护眼睛,是可以逐渐恢复的,不会导致失明这样严重的后果。

2
重度的玻璃体混浊很可能导致失明:

玻璃体混浊严重者可看不清眼底或无红色反光,甚至眼前漆黑一片。重度玻璃体混浊是可以导致失明的,因而,出现玻璃体混浊要及时进行治疗,以免病情加深导致失明。

玻璃体混浊切除矫视

严重的玻璃体混浊,常是由视网膜出血、视网膜裂孔、视网膜脱落等严重眼底疾病引起的。结合非接触式显微矫视系统採用微创玻璃体切除矫视,矫视视野清晰广阔,定位 、精细,具备速度快、创伤小、安全等多种优势:

1创伤小无需缝线,恢复快:

微创玻璃体切除矫视是治疗玻璃体混浊,矫视创口小(小于1mm),无需缝线,速度快,术后恢复快;

3术后效果不错:

切除混浊或机化玻璃体、脓液和积血,既可清除细菌和毒素,又能恢复玻璃体腔内的屈光间质透明性;

2矫视视野清晰广阔,定位 、精细:

结合非接触式显微矫视系统,矫视定位 、精细,直接获取玻璃体病灶标本,将周围组织的损伤降低到最小;

4矫视适应症范围广:

矫视极大改善患者视功能,并能提高玻璃体腔内异物取出率,可同时取出多个、多种异物,尤其是非磁性异物、包裹异物、视网膜嵌顿异物等;

5满足不同患者病情需求:

可同时行外伤性白内障、视网膜裂孔、填充硅油等矫视,减少了多次矫视带来的伤害,降低了患者住院费用,大限度恢复患眼视功能。

以往对于无併发症的良性飞蚊症,一般都只是观察而不予治疗。但有部分病人对飞蚊的症状无法忍受,严重者甚至会自觉视功能受干扰和影响生活,对于这些病人则值得考虑治疗。目前治疗的方法主要有激光治疗和微创玻璃体切除治疗,其中微创玻璃体切除风险低,成效好,国际上已经越来越多的被用于治疗症状明显的飞蚊症。